•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绿竹山庄】02修行淫功与酒楼淫乐

    发布时间:2020-06-23 00:02:00   

      逍松子和符正玄夫妇见面,当他第一眼看到苗绿竹,脸上便露出了吃惊的神
    色,但是立马又隐藏了起来。逍松子看出来苗绿竹眉目带春,身体散发着若有若
    无的淫意,不像是良家女子。然而既然是恩公符大侠的妻子,逍松子肯定是不敢
    把心里话说出来的,所以他才隐藏了自己的表情。
      一阵寒暄之后,符正玄沉默着喝茶,逍松子知道他马上就要说正事了,而且
    还是比较难开口的正事。
      符正玄说:「逍松子,可知道金钱鼠此人?」
      逍松子惊道:「知道,他是个功夫高深的淫贼!只不过平时低调,所以在江
    湖中没有多大名气。恩公为何提到他?」
      「我夫人被这淫贼淫辱了。」
      「什么!?」
      逍松子大惊,手掌碰翻了桌上的茶碗,清香的茶水撒了一地。
      顾不得茶水倾洒,逍松子忙问:「怎么回事?为何会发生此事?恩公武艺高
    强,不应该会让金钱鼠得手才对!」
      说话时,逍松子看了一眼苗绿竹。
      苗绿竹屈辱的低垂着头,她虽然被淫疾控制变得放荡不堪,却不可能因此而
    原谅淫辱她的淫贼。
      符正玄阴沉着脸,非常自责道:「都怪我,过惯了富家翁的生活,忘记了江
    湖险恶,才被那淫贼用阴险手段制住。」
      逍松子道:「淫贼肯定是下三滥手段的行家,当年我也精通此道。」
      逍松子说完,也沉吟着,然后又斟酌道:「看到苗女侠的气色,我心中已经
    有数了,大约知道了恩公此行的目的。此疾无药可医,唯有因势利导,将劣势变
    为优势。」
      符正玄神色一暗,点头道:「来的路上我已经想通了,不求控制淫欲,只求
    不被淫欲控制。」
      「这个好办,只要修习一两部淫功即可。只是恩公也要一同修习,否则……
    怕是满足不了苗女侠。」
      「我正有此意。」
      逍松子又沉默片刻,然后略显为难的说:「需让恩公知晓,淫贼这一行从来
    不讲伦理纲常的,所以这淫功自然也是下作邪门。恩公要修行淫功,恐怕要多牺
    牲一些才行……」
      符正玄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抚着她的乌黑秀发,轻声说:「多大的牺牲
    我都不在意。」
      苗绿竹眼眶通红,泪水又涌了出来,她太感动了,能有这样的相公真的是天
    大的福气和幸运。
      看到符正玄夫妇的恩爱,逍松子脸上忽的尴尬,支支吾吾说:「恩公,这个
    淫功的修习……这个……这个……」
      「有话直说,现在我是来求你的。」符正玄端起茶碗,示意逍松子不必拘谨。
      逍松子深吸一口气,苦笑说:「恩公,淫功修习向来都是师父带徒弟,亲身
    教导……这个亲身教导……这个……」
      听得话外之意,苗绿竹身体便抖了抖。符正玄轻笑一声,说:「这算得了什
    么。夫人就就给你来传授好了。只是我怎么办,难道要找个女淫贼吗?」
      逍松子松了口气,跟着笑了笑,说:「不必找女淫贼,找会淫功的女子就行。
    不瞒恩公,我改邪归正之后,淫功却是无法废除,为了不去祸害良家,便诚心地
    找了位美貌贤惠的女子结了婚,同时把淫功传给她。所以恩公的修习,就由贱内
    来负责。」
      符正玄大笑起来,说:「这倒是奇缘,夫人换夫人,我开始期待起来了。」
      苗绿竹羞恼地敲了符正玄一下。
      逍松子见到符正玄如此开明,更加放松了些,接着说:「其实还要件事要告
    诉恩公。在我结婚之前,时常有来上香的良家女子投怀送抱,因为是女子主动的,
    我便没有拒绝。后来一些女子觉得我为人可靠,便私下与朋友宣扬,导致年轻男
    女密会也来我这里,要我打掩护,红杏出墙与人偷情,还要来我这里。一天天发
    展,如今这半月观倒成了一处藏污纳垢的地方,希望恩公不要怪罪我多管闲事。」
      苗绿竹听得惊奇,好奇地看着逍松子。符正玄说:「如果是以前,我肯定要
    怪你败坏世俗风气,现在却哪管得了这些,我已经是自身难保了。」
      苗绿竹说:「道长,这观中我看挺干净的,你说的藏污纳垢之地在哪里?」
      「苗女侠想见识一番吗?」
      「我还没见过别人偷情是什么样的呢。」
      「那我便带二位去看看。」
      逍松子在前头带路,出了后院门到了一间柴房中,又在柴房中打开一道暗门,
    经过一段通道,来到一座宽阔的大院。符正玄和苗绿竹只是站在院门口,都能听
    到院中传过来的「嗯嗯啊啊」的淫声浪语,以及啪啪啪的密集肉体撞击声。
      苗绿竹脸色瞬间通红,同时体内淫欲发作,身体微微颤抖着。符正玄心疼又
    宽容地抚着爱妻的秀发,温柔说:「我说过不必克制自己的。」
      苗绿竹想到前些天的放荡淫行,心中痛恨自己不能克制,所以现在微微摇头
    表示自己不愿做淫荡的女人。
      符正玄笑而不语,一边听着院中传来的淫声,大手摸上了苗绿竹的丰臀不停
    揉捏着。苗绿竹看到旁边的逍松子在看着,心中更加羞耻,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
    而符正玄毫不在意妻子的羞耻,在把手伸到了苗绿竹的裙下解开了她长裤的腰带。
    哗啦,苗绿竹裙下的墨绿长裤连带着里面的底裤一起落下来堆在脚踝处。
      符正玄小声说:「夫人,要学淫功就必须放开身体,不如现在就开始适应一
    下吧。夫人自己动手把裙子撩起来,分开腿把你的阴户给我们看。」
      苗绿竹拼命摇头。符正玄和逍松子并肩站立,两人一同鼓励地看着苗绿竹。
    苗绿竹僵持片刻,才低垂着头,缓缓地把漂亮的水绿长裙撩起来。
      雪白纤细的小腿,没有一丝赘肉的白皙大腿,然后她浅褐色中仍带着粉嫩的
    肥美阴户也露了出来,阴户的形状很美,再往上的乌黑阴毛也很美。苗绿竹保持
    着拎着裙角的姿势,把双腿分开了一些,让诱人的阴户暴露得更加完全。因为情
    欲作用,此时苗绿竹粉红的穴缝中已经渗出了许多的蜜水,这些蜜水凝聚成水珠
    挂在她的肥厚阴唇下面。
      符正玄和逍松子欣赏了一会苗绿竹的诱人肉穴,这才推开院门进入院中。一
    进门,三人就见到院中石桌边趴着两对赤裸的男女。符正玄搂着妻子,让她保持
    着提起裙角的姿势,大手在她胯间阴户不停揉搓着,阴户中流出的大量淫水已经
    将符正玄的手掌完全打湿了。
      石桌边的两对男女俱是年轻的俊男美女,不必逍松子介绍,符正玄和苗绿竹
    就已经认出了他们,原来这四人是近年崛起的江湖俊秀。
      秋水剑派人称「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一对情侣师姐弟,身材高挑气质甜美的
    少女钱甜雨,老实朴素的少年郑穆。
      太商剑庄的少庄主商飞和他新婚不久的妻子,只有女子的青花派有名的清纯
    少女木雨灵。
      只不过新奇的是,太商剑庄少庄主商飞正抱着朴素少年郑穆的恋人师姐兴奋
    地肏干着,气质甜美灵动的少女钱甜雨,正用修长的双腿紧紧夹着商飞的后背,
    丰满的翘臀主动迎合着商飞,俏脸上满是兴奋美艳的神情。
      而旁边,商飞的新婚妻子,美貌清纯的少女木雨灵却坐在朴素少年郑穆的腿
    上,翘臀正在飞速地上下挺动,让自己的清纯阴户来回吞吐着郑穆的粗壮肉棒。
    木雨灵清纯的脸上布满诱人的潮红,小嘴中发出断断续续地「啊……啊……呜呜
    ……」的愉悦呻吟声。
      符正玄震惊了一瞬便恢复正常,看着旁边的逍松子,逍松子则摊摊手,表示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并露出「你懂得」的微笑。符正玄失笑摇头,没想到
    现在的年轻人竟然这么会玩,看来自己真的是老顽固了。
      而苗绿竹则是震撼地难以出声,脸上全是难以置信。虽然她脸上全是难以置
    信,下体却同样淫荡地完全暴露出来,阴户已经完全湿透。
      石桌边沉迷对方肉体的四人,这时才发现有人进来。他们知道这里非常安全,
    所以没有半点惊慌,有的只是对新来者身份的好奇。当他们看到美貌端庄的熟女、
    绿竹仙子苗绿竹下身赤裸阴户湿透,同样被震惊到了,他们从未想过符正玄苗绿
    竹这样声名赫赫的正道大侠也会来这种地方,而且表现得如此淫秽。
      这院子中不缺正道侠士,然而像符正玄这般的一流大侠却是一个都无。
      看到他们的动作停下,符正玄大笑两声,豪爽说:「两位美貌灵动的年轻侠
    女,看得我这个老头都眼馋了。」
      钱甜雨冲符正玄甜美一笑,便催促抱着她的商飞继续肏她。而向来以天真清
    纯面貌示人的木雨灵,则非常害羞地把头埋在郑穆的怀里。
      年轻一辈中年龄最大心智最成熟的商飞,轻松却不失恭敬地对符正玄说:
    「碧玉杖大侠江湖不老,哪里是老头,明明是大好青年才对!」
      符正玄笑道:「就知道你小子会说话。」
      商飞一边不放松节奏地肏干怀里的钱甜雨,一边说:「符大侠苗女侠,我父
    亲经常说想念二位,不如择日到太商剑庄坐坐。符大侠对雨灵有兴趣,晚辈肯定
    双手奉上,让她尝尝符大侠碧玉杖的厉害。」
      听到商飞打趣符正玄碧玉杖的称号,震惊中的苗绿竹也恢复过来了,噗嗤一
    声笑出声。逍松子也在旁边摇头,显然是知道商飞这小子的性子。
      因为符正玄夫妇的到来,刺激到了石桌边的四个年轻人,他们很快就各自高
    潮,喘息着停下了动作。碗里的肉吃完了,商飞和郑穆都有空双眼冒光地看着著
    名的绿竹仙子苗绿竹的胯间,恨不得扑过来吞掉她胯间的成熟美肉。两个少年何
    曾想过,有朝一日竟然能见到绿竹仙子赤裸下体阴户任人观看的样子。
      院中激战暂停,逍松子引领着符正玄夫妇继续走,其他人都在厢房中办事,
    所以逍松子领着两人挨个观看。说是观看,其实是透过窗子偷窥。
      接下来看到的情形,就算心胸宽阔的符正玄也真的震惊了。符正玄看到了裂
    山剑段蒙和他的一对双胞胎女儿、看到了此地富商冯家的夫人和公子、看到了某
    书香门第的一对亲兄妹、看到了公公和儿媳、看到三对有名的恩爱侠侣在一间屋
    里。最最惊奇的是,缠云袖周女侠和她的亲女儿身体相叠,兴奋地喘息着用自己
    的阴户摩擦着对方的阴户,白色泡沫已经让两人腿间一片污秽……
      看完之后,符正玄深深呼吸一下,在窗外指着里面的周女侠母女,问逍松子:
    「这也行?」
      苗绿竹同样满面震惊地看着逍松子。
      逍松子苦笑说:「这也行,但是的确是非常少见的特列。女人和女人已经很
    少了,还是亲母女的就更少了,我也只见过这一对。」
      符正玄第一次看硬了下体,他双目带着期待的光彩看着自己夫人……
      苗绿竹看到相公的眼神,立即又羞又怒,打开他放在自己阴户上的手,用拳
    头捶着他的肚子:「想都不要想!和自己女儿……这怎么下得去手!我警告你,
    你也不许对女儿出手!」
      符正玄笑着不说话,带头往院外走。到了院外,符正玄问逍松子:「我想让
    绿竹山庄也变成这样,不知该怎么开这个头呢?」
      逍松子惊了惊,然后说:「这个好办,江湖上的人我带人去几次就行了。但
    是你们山庄本地人,就要你自己发展了。」
      符正玄点头,开始边走边和逍松子商议修炼淫功的事宜。最后决定事不宜迟,
    当晚就开始修炼。
      逍松子在半月观外、当卢城中有一处大宅,他秘密娶得老婆就养在这里。晚
    上,逍松子带着符正玄夫妇来到家中,把自己的夫人祁莲儿介绍给他们。说到要
    让祁莲儿教授符正玄淫功,祁莲儿大惊,说:「这怎么能行!我是的女人,怎么
    能……怎么能和别的男人做那事!」
      逍松子说:「这是我的救命恩人,如今他有难,我当然要倾尽一切来帮他。
    你是我的夫人,自然要帮我还这救命之恩。再说了,我能和其他女人做,你怎么
    就不能和其他男人做了?我可是把夫人看得比自己还重要,绝不会束缚你的,这
    些我早就说过了。」
      祁莲儿是采莲女,虽然敢爱敢恨但同样对爱情忠贞,她可以不在乎自己丈夫
    眠花宿柳,但是不能容忍自己也风骚成性。她出水清莲般美貌的脸上满是难堪。
      符正玄摇头,把苗绿竹推到逍松子怀里,自己一言不发地直接离开。逍松子
    急忙拦住符正玄,让符正玄稍等。然后逍松子噗通跪在祁莲儿面前,拉着她的手
    说:「我知道这难为你了,但是我说过,即使你和别的男人上了床我也不会怪你!
    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祁莲儿低头哭泣。符正玄说:「算了吧。你教会绿竹之后,再让绿竹教我吧。」
      逍松子摇头道:「这样至少要耗时一年时间,不可取。」
      符正玄又说:「就没有别的女人会淫功了吗?」
      逍松子道:「有是有,但是难找,只能看运气。苗女侠的情况以及耽搁不起
    了。」
      祁莲儿大声说:「别说了,我答应了!」
      而后,逍松子领着满面羞红的苗绿竹进了卧房,低头垂泪的祁莲儿带着符正
    玄进了另一间卧房。
      符正玄坐在桌边凳子上,祁莲儿坐在床边,两人都不吭声。不多会,隔壁卧
    房就传来了苗绿竹忍耐不住的浪叫声。
      「啊……太、太快……小穴好烫……啊……」
      「慢、慢点……呜呜呜……哈……小穴要坏了……」
      「不行了……肉棒……太厉害了……」
      听到夫人的浪叫,符正玄依旧面无表情地端坐着,还有心情给自己倒了杯茶
    慢慢品着。
      床边的祁莲儿用袖子擦干眼泪,把裙子撩起来一点,手伸进去把白色的底裤
    脱下来,又把裙子整理好,把底裤放在床头。做完这些,祁莲儿才压低声音说:
    「恩公,你过来把,在床上躺好就可以了。」
      符正玄心中非常不是滋味,这情况就好像他在强迫良家妇女一样,他堂堂符
    大侠何曾做过这类下贱事。但是如今为了夫人,什么俗世礼仪江湖名声都可以不
    要。
      符正玄从祁莲儿身边上床躺好,心中又有些好奇,祁莲儿连衣服都没脱,怎
    么传授淫功?
      祁莲儿依旧眼眶湿润,整个人散发着惹人怜爱的可怜气息,俏脸惨白还带着
    一丝悲伤。祁莲儿素手小心地伸到符正玄腰间,解开他的腰带将他的葛布裤子半
    脱下,仅仅让软踏踏的肉棒露出来而已。而且符正玄上身还穿着长袍,就算脱了
    裤子也有袍子盖住。
      祁莲儿不去看符正玄的裆部,仅仅是用手握着他的肉棒小心搓弄。只是面对
    这诡异尴尬的气氛,符正玄哪能硬的起来,祁莲儿揉搓了半天也不见肉棒崛起。
    她含泪的俏脸稍微有了些惊讶,小声说:「符大侠……不举?」
      符正玄心中一气,黑着脸道:「此情此景,谁来都不举。」
      祁莲儿略显尴尬,别过头继续用手套弄着。然而隔壁房间的传功都过了一半
    了,符正玄这边还是半软不硬的。祁莲儿没办法,只好忍着羞耻和伤心,脱下绣
    鞋爬到床上,分开腿跨过符正玄的身体,站在符正玄的胸口处。祁莲儿偏过头去,
    白皙漂亮的手掌捏着裙子,一点点把裙子提起来,提到了大腿处,祁莲儿就不动
    了,因为她知道躺在床上的符正玄已经看到了她胯间美丽诱人的粉嫩阴户。
      符正玄舒服地躺着,目光从祁莲儿的长裙下穿过,看到了她腿间稀疏秀丽的
    乌黑阴毛,还有粉嫩如少女但成熟饱满的阴丘,那两片又白又粉的漂亮阴唇,好
    似两片蚌肉,看起来柔软可口。符正玄目光上移,看到祁莲儿完整的衣裙和清冷
    悲伤的俏脸,猛地向下,又看到了祁莲儿淫靡诱人的美丽阴户,符正玄的肉棒瞬
    间硬起,呼吸也跟着粗重起来。
      祁莲儿听到符正玄粗重的呼吸,知道他的肉棒已经可用,便移动到他的腰部,
    慢慢蹲下身子。然后,祁莲儿腾出一只拎着裙角的手,握着符正玄粗壮火热的肉
    棒,继续小心地向下蹲着。终于,肉棒前端碰到了祁莲儿柔嫩的大阴唇,祁莲儿
    身体一抖,开始僵住了。
      整个过程,祁莲儿都偏着头不看符正玄,脸色一会红一会白,但依旧委屈又
    悲伤。祁莲儿慢慢深呼吸着,数次之后,才下定决心让自己的阴户对准了肉棒缓
    缓坐下。坚硬火热的龟头挤开了柔软湿润的阴唇,进入了更加温暖而又紧窄的肉
    穴之中。祁莲儿咬着嘴唇,眼泪呼啦啦又流出来了,终于狠下心来放弃双腿的支
    撑,身体的重量压在符正玄的肉棒上,让坚硬的肉棒直接穿透了祁莲儿的湿润温
    柔的肉穴。
      「呼……」感觉到舒爽的符正玄吐了口气。
      祁莲儿放下裙子把两人的交合处完全遮盖,从旁边看来,两人的衣着都是整
    洁的,仅仅是一位哭泣的少女跨坐在男人腰间撒娇而已。
      符正玄第一次经历这种女子衣着完好情况下的交合,感觉到新鲜又有趣,尽
    管他知道祁莲儿是因为羞耻感才不脱衣服的,但对他来说这样似乎更加诱人,插
    在祁莲儿肉穴中的肉棒更加涨大了几分。
      符正玄想要让肉棒动一动,祁莲儿也感觉到小穴内的嫩肉越来越痒,两人便
    同时动了起来。
      「噗兹……噗兹……」无言的两人,只有肉棒进出小穴的微弱声音。
      片刻之后,肉体的快感击破了祁莲儿的冷漠和悲伤,她忍不住叫了起来。开
    口之后,祁莲儿终于开始传授符正玄淫功的修行方法……
      半个时辰后,隔壁房间的逍松子和苗绿竹已经完事了。浑身软麻无力的苗绿
    竹裹着纱裙,身躯半裸地被逍松子扶着,两人悄悄来到祁莲儿和符正玄这边偷看。
    透过门缝,两人见到祁莲儿衣裙完整地坐在符正玄腰间,上身则趴在符正玄胸前,
    两人都是一动不动的。
      难道两人就这样睡着了?逍松子和苗绿竹疑惑时,就看到祁莲儿的臀部慢慢
    抬起,然后猛地落下,噗呲的水声从裙下传出。符正玄伸手想要抚摸祁莲儿的臀
    部,却被祁莲儿拦住,随后符正玄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祁莲儿才离开符正玄的胸
    膛。
      祁莲儿坐直了身体,面色潮红的咬着嘴唇,然后身体微微后仰,两只手抓住
    裙角慢慢把裙子拉起来。只见祁莲儿的裙下,符正玄粗壮的肉棒与祁莲儿的阴户
    紧密地连在一起,交合处产生了大量的白色泡沫,让两人的胯间一片狼藉。祁莲
    儿又慢慢抬起臀部,然后猛地下落,来回几次后她的速度变加快了起来。
      「啊……啊……啊……嗯……」祁莲儿咬着嘴唇尽量不发出声音。她的身体
    又软了,无力地趴在符正玄胸膛。符正玄趁机摸上了祁莲儿的臀部,祁莲儿身体
    抖了抖,却也没再抗拒。符正玄把祁莲儿的裙子拉起,在她后背出打了个结,然
    后双手抚摸着祁莲儿裸露的白皙丰臀,抬着她的臀部一上一下迅速肏动。
      房间中有祁莲儿偶尔泄露的呻吟声,偶尔指点行功路线的声音,其余时间祁
    莲儿的臀部与符正玄大腿的撞击声、肉棒进出小穴的噗呲啵唧声始终回响着。
      苗绿竹正认真地看着自己深爱着的夫君和别的女人交合着,忽然感觉到胯下
    的阴户传来一阵快感,她红着脸低下头,看到逍松子的手指正在她阴户中进出,
    藏在蜜穴内的精液被逍松子的手指带出了了,重新让她的阴户上白浊一片。
      苗绿竹嗔怪地瞥了逍松子一眼,便主动翘着丰臀、分开了腿儿,方便逍松子
    的手指作怪。因为苗绿竹救命恩人的夫人这个身份,逍松子非常钟爱苗绿竹的身
    体,看到苗绿竹如此淫荡的模样,逍松子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愉悦感。
      过了好一会,房间中的两人终于把淫功传授完了。祁莲儿身体发软,勉强站
    起,她的阴户刚离开符正玄的肉棒,便从被染的白花花的阴唇间喷出了一大股精
    液,都落在了符正玄的小腹上。祁莲儿呆呆地看着自己的阴户往外冒着精液,几
    个呼吸后才回过神来急忙把腰间裙子放下,直接用裙子堵住了自己的阴户。然后
    她红着脸慢慢爬下了床。符正玄也下了床,用祁莲儿放在床头的底裤擦干净身上
    的精液,穿上裤子过来打开房门。
      一开门,符正玄就见到苗绿竹的满面红润咬着手指的淫荡表情,然后逍松子
    略显尴尬地抽回自己的手。符正玄无声地摇头,意思是事到如今不必在意这些了。
      暂时传功完毕,符正玄就扶着苗绿竹换了间卧房休息去了。
      翌日清晨,逍松子大宅的院子中,符正玄和苗绿竹再次接受传功。符正玄在
    祁莲儿的指点下做着些奇特的动作,祁莲儿不时地用手指点在符正玄身上,指点
    重要的运功节点。旁边的逍松子和苗绿竹也一样如此。
      这次的练功不需要交合,但是需要激发性欲。所以在符正玄面前的祁莲儿穿
    着松垮的衣裙,上身雪肩半裸,只要抬手挥手,就会让一边雪白丰满的乳房暴露。
    而祁莲儿的锦绣黄裙,也从中间裁开了一道口子,只要祁莲儿迈步就会让整条大
    腿连着腿根儿的一抹乌黑和粉嫩一起露出。如果刺激不够,祁莲儿还会咬着嘴唇,
    带着羞耻和不甘在符正玄面前直接把裙子从开口处拨开,然后分开双腿手指在自
    己的阴唇上细细摩擦着。
      苗绿竹这边就简单多了。苗绿竹的翠绿裙子开了三道长缝,只要她轻轻移动
    大腿,就必定会让诱人的阴户暴露在大家面前,如此几次,她的阴户已经咕咕向
    外冒水了。
      苗绿竹这边的教学结束,逍松子便把苗绿竹抱到了院中早就准备好的矮床上,
    撩开她的翠绿长裙嘴巴对着她的阴户吮吸舔弄起来。苗绿竹一边捂着嘴巴忍受着
    快感,一边看着相公那边的传功。
      过了一会,祁莲儿也教学结束,她瞥了眼已经肏干起来的逍松子和苗绿竹,
    咬着嘴唇准备离开。然而符正玄却将她拦腰抱起,不顾她的拍打叫喊,将她抱到
    了矮床上,放在了苗绿竹身边。祁莲儿的蜜穴也早已被淫水淹没,符正玄直接解
    开裤子挺着肉棒一捅而入。
      在自己相公身边被别的人插入了小穴,苗绿竹依旧经历过了但还是会羞耻,
    更不用说初次体验这种刺激的祁莲儿了。祁莲儿用双掌捂着脸,一边呻吟一边哭
    泣起来。
      大院之中,啪啪的撞击声密集的响起来。
      苗绿竹的上身衣襟被逍松子分开,露出两只硕大雪白的乳房。在逍松子用力
    的撞击下,苗绿竹的身体不停的抖动着,胸前的一对巨乳随着身体的抖动中不停
    的画着圆弧,悬在空中的丰臀不停摆动着迎合着逍松子的肏弄。
      「啊啊……啊……肏穴好舒服……」苗绿竹发出不加遮掩的高亢浪叫。
      旁边的祁莲儿被蜜穴传来的快感不断侵蚀着,听到了苗绿竹的诱人浪叫,她
    终于把手掌从脸上拿开,好奇地看着旁边这位骚浪的正道侠女。然后,祁莲儿的
    目光转到相公逍松子脸上,看到逍松子给她的鼓励和充满爱意的眼神,祁莲儿终
    于稍微放开一点,顺从体内的快感发出浪叫。
      「嗯……唔……」
      「啊……舒服……好舒服……啊啊……」
      祁莲儿的双腿主动地夹住了符正玄的腰,充满弹性的丰臀一前一后配合着符
    正玄进出的节奏。
      符正玄双掌摸上祁莲儿的双乳,隔着衣服揉捏起来,然后在祁莲儿充满淫欲
    的目光中,解开她的衣襟把她的双乳露出。粗大的鸡巴抽插着淫水直流的粉嫩骚
    屄、小腹撞击着雪白柔软的丰臀,快速地抽插、肏干。
      见到身边的苗绿竹越叫越浪,表情越来越淫荡骚媚然后迅速高潮,祁莲儿升
    起了一丝攀比的心思。祁莲儿主动调转身姿,趴在符正玄面前高高撅起了丰臀,
    口中发出「呜呜……」祈求肏干般的浪叫。
      符正玄大喜,连忙抱住祁莲儿诱人的美臀,大屌噗呲一声在祁莲儿的阴户中
    直插到底。啪啪啪……清脆的肉体撞击声变得更加迅速,祁莲儿清纯紧致的蜜穴
    紧紧裹着符正玄的鸡巴,导致鸡巴进出阴户是也会拽出一丝嫩肉。
      旁边的逍松子不愧是淫贼出身,很快又让苗绿竹高潮了一次,这才逍松子也
    在苗绿竹体内喷射出来,但是他并没有抽出肉棒而是细细品味着这位优雅温柔的
    正道女侠的肉穴滋味。
      符正玄终于让祁莲儿高潮一次,但是他也控制不住喷射在了祁莲儿体内。
      符正玄和逍松子同时拔出鸡巴,只听啵啵的两声,两人都看着对付妻子的阴
    户,看着自己射进去的精液如涌泉般又从阴户中喷出来。
      逍松子笑着说:「恩公,你淫功练成之前,可不是莲儿的对手。她在床上的
    骚劲还没表现出来呢。」
      祁莲儿掉转身体仰面躺着,一面瞪着逍松子,一面用裙子堵住冒着精液的阴
    户。
      符正玄道:「那我就要快点练成此功了,终于早日征服莲儿的骚穴。」
      祁莲儿大怒道:「谁是骚穴!你老婆才是骚穴好吧!等你练成了,我才不给
    你肏呢!」
      苗绿竹学着祁莲儿用裙角堵住阴户,红着脸争辩道:「我也不是骚穴啊!」
      祁莲儿冷哼一声,显然是对苗绿竹很不满,要不是因为苗绿竹,她也不会被
    相公之外的男人肏了。
      符正玄笑着拿开了祁莲儿挡在阴户间的手掌,拨开裙角露出她的阴户,然后
    趁着精液和淫水的湿润再次把粗壮的鸡巴捅了进去。祁莲儿舒爽地哼了两声,然
    后说:「死道士,你妻子被人肏了你都没点反应!」
      逍松子笑道:「那我帮你报仇,我也肏他的妻子!」
      说着,逍松子也挺着肉棒再次插入苗绿竹的阴户。
      祁莲儿又说:「那你可要用力干,把她肏烂,决不能吃亏了!」
      符正玄冷笑一声,毫不留情的用全力抽插祁莲儿的嫩穴,祁莲儿猛地兴奋地
    大叫起来。另一边的苗绿竹也开始跟着发出淫媚的浪叫,院子中又变成了啪啪啪
    的撞击声与浪叫声的合奏。
      符正玄射了三次之后,终于满足了,把祁莲儿的身子抱起来,让她用嘴清理
    沾满淫水和精液泡沫的肉棒。祁莲儿全身无力,但还是别过头拒绝了,而后她又
    看见苗绿竹乖巧的用嘴吞吐着逍松子沾满污秽的肉棒,便不情不愿地张开嘴含住
    了符正玄的肉棒,把棒身上面的淫水和精沫都舔进口中吞下。
      而后四人一起洗浴,期间虽然没有再肏起来,但还是继续挑弄了一番对方妻
    子的阴户,让她们浪叫连连。洗浴后,四人穿好衣服,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一直到晚上,四人才再次开始传授淫功。
      如此持续了一个月,符正玄和苗绿竹终于完全掌握了淫功,只差不断地练习
    了。而符正玄和祁莲儿、逍松子和苗绿竹,两对人的感情也变得更亲近起来。尤
    其是祁莲儿对符正玄,再也不像最初那样冷漠,平常吃饭走路,也会任由符正玄
    将手伸到她的裙下抚弄阴户玩儿。
      学成以后,四人决定去当卢城最大的酒楼庆贺一番。中午,他们便进了包间
    之中,点了一桌好酒好菜。
      两男两女俱是修炼了淫功之人,凑在一起就算是吃个饭也少不了摸腿摸穴的
    玩乐。只是单纯的摸阴户玩儿,已经少了些乐趣。
      符正玄把穿着朴素兰花白裙的祁莲儿抱在怀中,把手伸进她的裙中脱下了她
    的底裤。祁莲儿白他一眼,说:「符大侠,这里可是酒楼呢,光天化日之下你想
    做什么啊?」
      符正玄将祁莲儿横抱着,让她双腿微微分开对着包间的门,然后稍微拉起她
    的裙子。嘎吱,包间的门打开了,小二面带笑容端着木托盘进来,一瞬间就看到
    了一双雪白的美腿和一片饱满粉嫩的阴户大大方方地对着他。
      小二身体一抖,差点将菜都洒了。再一抬头,看到了一身漂亮白裙和一张清
    秀脱俗的漂亮脸蛋,这出水芙蓉般的气质,怎么也联想不到她会光着下身张开腿
    把胯间对着门口。
      祁莲儿俏脸通红,但是没有遮挡胯间,而是大大方方地对小二说:「愣着干
    什么,还不快点上菜。」
      小二连连点头,但是脚下却迈不出步子,只是直勾勾地看着清丽脱俗的祁莲
    儿的胯间玉丘和粉红裂缝。祁莲儿不再提醒,而是慢慢抬起了左腿,将左腿放到
    了桌上。这下她的大腿分得更开了,那饱满诱人的阴户也微微打开了一些,里面
    的粉嫩淫肉已经清晰可见。
      咕咚……小二大大地咽了口吐沫。
      那边的苗绿竹也被逍松子脱掉了底裤,而且逍松子像抱着孩子撒尿一样抱着
    苗绿竹,把苗绿竹的锦绣绿裙收拢到腰间,让她整个下体都暴露出来。尤其是成
    熟带着浅褐色的阴户,更加大大咧咧的对着小二的方向。
      苗绿竹满脸发烧,用温柔中带着淫媚的声音说:「小二哥,把菜放到这边吧。」
      听到这诱人心魄的声音,小二身体一颤,连忙转过身看向苗绿竹。这一看便
    让小二更加头脑发晕,苗绿竹那典雅温柔的美貌和气质,搭配着华丽锦绣的绿裙,
    却淫靡异常地将裙子撩起下身赤裸,把阴户对着陌生的男子。
      小二下身硬的爆炸,脑中翁的一声,鼻血就流了出来。
      苗绿竹略显得意地看着祁莲儿,祁莲儿冷哼一声收了腿盖上裙子,自顾吃起
    来了。
      小二这时才能行动,把迅速把菜上好,盯着苗绿竹打开的胯间,恋恋不舍地
    离开了包间。
      逍松子笑着对苗绿竹说:「绿竹仙子,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苗绿竹依旧张开腿,任由逍松子的手揉捏着她的阴户,好奇道:「赌什么?」
      逍松子道:「赌最后一道菜是不是这个小二来上。」
      苗绿竹想了想,说:「我赌是。」
      祁莲儿跟着说:「我也赌是。包间中两个美女撩起裙子把水汪汪的小穴露出
    来,傻子才舍得换人来。」
      符正玄抱着祁莲儿,夹着菜喂给她吃,然后说:「那我只能赌不是喽。」
      逍松子说:「呵呵,我也赌不是。」
      祁莲儿依偎着符正玄的胸膛,眯着眼睛享受他的投喂,主动拉着他空闲的左
    手放到了自己的阴户上,然后说:「赢了怎么样,输了又怎么样?」
      符正玄夹着一块长条状的酥皮点心,说:「如果我赢了呢,莲儿就要用下面
    的嘴把这块点心吃下去,然后夹着点心到楼下取一瓶酒来。」
      逍松子抚掌笑道:「这个好!苗女侠,如果我赢了,你就要当着那位小二的
    面,被我这样抱着撒尿。」
      祁莲儿和苗绿竹都恼怒起来,小拳头捶着抱着自己的男人,然后两人商议起
    来,最后决定如果她们赢了,两个男人就要和她们选中的女人肏穴,无论那女人
    有多丑。
      符正玄和逍松子脸色的是一变,然后互相看了一眼,都狡猾的笑了起来。
      「那就一言为定。」
      逍松子和祁莲儿的年纪都小符正玄夫妇十岁,不仅看起来更年轻,实际上心
    态也更年轻。正如此刻情形,符正玄抱着祁莲儿,宠溺地夹菜喂她,祁莲儿也享
    受的眯着眼睛。而另一边则是苗绿竹夹着菜喂给逍松子,眼中带着对弟弟般的疼
    爱,逍松子丝毫不觉得不妥,因为他从未入江湖的时候起就仰慕着江湖绝色榜前
    列的绿竹仙子苗绿竹了。
      逍松子如今能随意肏干绿竹仙子的玉穴,他心中是有种死而无憾的心态的,
    可见苗绿竹在他心中的地位丝毫不输于祁莲儿。
      很快,包间门又被推开了,小二端着托盘进来。一进门,他贼光闪闪的眼睛
    就瞄着祁莲儿和苗绿竹的下身,见到两人衣着完好,便露出了极度失望的表情。
      符正玄和逍松子见到这小二,便笑了起来,因为他不是前面那位,真的换人
    来了。祁莲儿和苗绿竹气恼无比,心中骂着前面那位小二废物。
      逍松子小声说:「苗女侠,我可是赢了。」
      苗绿竹大羞,捂着脸任由逍松子抱着她的双腿分开。想到要在这么多人面前,
    尤其是在陌生男子面前,以这种羞人的姿势撒尿,苗绿竹不仅捂住了脸,连眼睛
    都紧闭着。
      小二上好了菜,就要失望地离开,转身间却又见到了旁边典雅端庄的绿裙美
    熟女分开了双腿把胯间大咧咧地对着他,那成熟饱满的浅褐色阴户,仿佛是世界
    最美味的果实,让小二咕咚咕咚吞着口水。
      小二直勾勾地盯着那美丽的阴户,不愿浪费一丝时间。忽然,那浅褐色的肥
    美阴唇间喷出了一股淡黄色的清澈水柱,水柱带着诱人的气息哗啦啦落在了地板
    上。小二精神一震,鼻血也哗啦啦的流了出来。
      苗绿竹尿完之后,逍松子拿出了苗绿竹的素色底裤,对小二说:「小二,劳
    烦擦一下夫人腿间的尿珠。」
      苗绿竹拼命摇头,晃着身体表示拒绝。小二却如接圣旨一样接过了素色底裤,
    惊喜地、狂热地蹲下来,拿着底裤小心地接触苗绿竹的阴户。
      碰到了!人生第一次碰到了女人的阴户!而且是这么美丽有气质的女人!
      小二灵魂都在颤抖着,仔细缓慢地擦拭着苗绿竹的阴户,同时睁圆眼睛仔细
    观看眼前的女人淫穴。
      随着小二的擦拭,苗绿竹的身体在颤抖着,底裤擦过阴唇的酥麻感让苗绿竹
    全身都在发麻,阴户中流出了更多的水。
      小二的神智痴迷了,他用力地摩擦着眼前的阴户,用手指顶着底裤的棉布分
    开了阴唇,探入了温暖柔嫩的肉洞中,小二抽出手指,一小节底裤却夹在了阴唇
    中,小二重复地用手指顶着底裤探入肉洞。忽然间,小二发现手中的底裤不见了,
    这是他才清醒过来,原来整只底裤都被他塞进了眼前狭窄紧致的肉穴中。
      呼呼……小二红着眼喘着粗气,眼看就要失控。逍松子在他脑后敲了一记,
    才让他完全清醒过来。
      逍松子冷冷道:「滚吧。」
      小二这才惊出一身冷汗,连忙告退离开包间。
      苗绿竹移开了捂着脸的手掌,脸上都是兴奋的淫媚神色,她低着头看着自己
    的胯间,只见那只素色底裤真的完全塞进了她的狭窄肉洞中。
      「好涨、好涨……」苗绿骚媚地竹呻吟着。
      另外三人也惊呆了,没想到衣服竟然也能塞进那么小的肉穴中!
      祁莲儿夹着大腿,幻想着小穴被衣服塞满的感觉。
      逍松子鸡巴涨到要爆炸,他让苗绿竹上身趴在桌上翘起屁股,然后在苗绿竹
    有些惊慌的眼神中,脱下裤子用鸡巴插进了塞着底裤的肉洞中。
      「苗女侠……实在是太骚了……肏死你……」
      「不要……太涨了……小穴要裂开了……啊……」
      符正玄瞪大了眼睛,祁莲儿捂着嘴巴,两人都没想过竟然还能这么玩。小穴
    中塞着底裤再插入肉棒,这样真的会舒服吗?
      逍松子直接舍弃了技巧,用纯粹的力量和速度大力肏干,很快他就喷射在了
    苗绿竹的小穴深处。而苗绿竹早已高潮数次,只是大量的淫水都被肉洞中的底裤
    吸收了。
      逍松子拔出肉棒,看着苗绿竹流出精液的阴户,便把手指探进去捏住了底裤,
    然后一点点将底裤从阴户中拽出。这个过程又让苗绿竹高潮了一次。
      最后出现在逍松子手中的,是完全湿透的,沾着大量白色泡沫的底裤。符正
    玄和祁莲儿发出赞叹的声音,而苗绿竹看着自己的杰作,羞得干脆抱着头趴在桌
    上。
      「这个留给贫道做个纪念吧。」逍松子大笑说。
      符正玄对祁莲儿说:「莲儿,轮到你兑现承诺了。」
      祁莲儿嘟着嘴,从符正玄腿上跳下来,哼了一声便抓起桌上的一根长条硬质
    点心,然后撩起裙子露出阴户,说:「你们都看好了哦!」
      祁莲儿咬着嘴唇,先将长条点心沾满小穴口流出来的淫水,然后才竖起长条
    点心,把一端慢慢挤入阴唇中的肉洞。伴随着轻轻的呻吟声,祁莲儿手中用力,
    手掌长的点心缓缓插入了她阴户深处,最终只留下一点尾部在阴户外。
      苗绿竹率先鼓掌道:「莲儿好厉害!这么长的点心都能塞进去,莲儿的小穴
    一定很深吧。我的小穴就没那么深,肉棒很容易就能顶到子宫口了。」
      祁莲儿切了一声,说:「不知道你是在炫耀还是在遗憾。」
      祁莲儿放下裙子,小穴中塞着点心,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外走。房间中三人跟
    在她身后,目光热切的看着她。
      祁莲儿要紧牙关,小穴中的点心又长又硬,塞得小穴涨涨满满的,每走一步
    身体就经过一阵酥麻的电流,让她忍不住要呻吟。但是外面那么多食客,如果浪
    叫出来那就太丢人了。
      祁莲儿强忍着快感,稍微加快了点速度,终于下了楼,到了柜台前要了壶酒。
    抬头看着楼上三人兴奋得冒光的眼神,祁莲儿心中气极,想着以后一定要报复他
    们。
      小穴中的水越来越多,已经流出了穴口流到了大腿上。祁莲儿扶着楼梯扶手,
    一步一步艰难地上楼,当她回到包间内,已经满面潮红气喘吁吁。
      符正玄赞赏道:「莲儿真是奇女子!天下第一美穴也!」
      祁莲儿白了他一眼,低下头撩起裙子,开始把小穴中的点心取出。点心拽出
    来的时候,祁莲儿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强烈的快感让人忍不住又把点心插了回
    去……于是另外三人就看着祁莲儿一只手撩着裙子,一只手握着点心抽插自己的
    小穴。不一会,祁莲儿的小穴口就满是黄色污浊,那是点心外皮与小穴嫩肉摩擦
    出来的泡沫。
      最后,祁莲儿长长地叫了一声,拼命地将点心插进小穴最深处,然后一股淫
    水突破了点心的堵塞从小穴口喷了出来。
      「呼……啊……」
      祁莲儿坐在地上,终于舍得将点心完全拔出来了,此时她的小穴喷涌出一大
    股清澈的水流,把被点心弄脏的小穴清洗了干净。
      祁莲儿休息了一会后,便解开符正玄的腰带掏出坚硬的肉棒,然后她把裙子
    收到腰间,小穴对准了肉棒坐在了符正玄身上。两人缓慢休闲地肏弄着,不紧不
    慢地吃着菜。
      另一边的逍松子也学起来,抱起了苗绿竹放到自己的肉棒上,有一搭没一搭
    地抽插着,不耽误桌面上的饮醉吃菜。
      期间小二又来了一次,两边都没有遮掩的意思,就在小二眼前肏着美妙的淫
    穴。
      好端端的一座酒楼,被他们当成了花街的妓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